河北快三玩法 心潛筆端習為徑 悟啟慧門書自成——專訪著名書法家韓亨林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藝術名家

心潛筆端習為徑 悟啟慧門書自成——專訪著名書法家韓亨林

時間:2016-04-20 16:01:38  來源:  作者:汪林

個人照.jpg

 

記者:韓部長您好,您是陜北人,陜北這一方沃土孕育著粗獷、純樸的民俗和文化,這樣的人文環境,對您的藝術成長有一個什么樣的影響?

韓亨林:我是個陜北人。如果細看陜西地圖就會發現,它就像一個兵馬俑,陜北就像那個兵馬俑的頭。陜北包括榆林和延安,是黃河文化的發祥地之一,秦文化底蘊深厚。我老家屬于榆林,是個三邊地區,包括靖邊、定邊和安邊,建國后安邊并入了定邊,我出生在靖邊。

過去少數民族,像鮮卑,尤其是匈奴,來回的進攻中原,我們防御少數民族的萬里長城,東起老龍頭,西至嘉峪關,中間還有一個最大的臺(或者叫烽火臺)叫鎮北臺,就在榆林。當年秦始皇統一中國后,派他的大兒子扶蘇和大將軍蒙恬就是來鎮守榆林的鎮北臺。榆林是個小地方,兩邊是山,向北是鎮北臺,鎮北臺城墻以外就是一望無際類似平原的地方,古代那里就算匈奴地區了。這里是一個大要塞,從古代到現代出了不少人物,像歷史上農民起義的李白成,還有韓世忠;近現代的早期革命家杜斌丞,民主人士李鼎銘;高崗、國民黨的杜聿明都是榆林人。清澗縣高杰村鎮袁家溝有一個自家是個大戶人家,他們本家就出了四位省委書記。毛澤東的《沁園春·雪》就是在自家一個窯洞里的炕桌上寫的。另外,我們老家這個地方還出了柳青、路遙等當代文學大家;唱響全中國的民歌《東方紅》的創作者李有源也是陜北佳縣人;陜北的“信天游”在民歌里更是獨樹一幟。按古代的話說這里是一個人杰地靈的地方。

韓亨林《觀朱鹮有感》.JPG

韓亨林《觀朱鹮有感》

 

榆林自古以來就比較注重文化建設,這里有一個峽谷叫紅石峽,上面刻的全是榜書,多數都是古代鎮守邊關的大將軍們刻的。我們老家靖邊縣特別注重書法藝術的傳承,在這個地方不管有沒有文化,父輩們都要求你要把字寫好,有著深厚的文化底蘊。我們上學時書法是一門必修課,一到四年級每天都要練書法,用的不是宣紙,都是麻紙,比毛邊紙厚一些。像四尺斗方一樣,老師在上面給打格子,折好以后把字寫好,然后我們照著老師的字一個一個的描,就像國畫的素描一樣。整個字寫得好,老師用紅毛筆在上面給畫一個圈,一捺寫得好就在這一捺上打個圈,整個字寫得不好就不畫了。小學朱文堂老師,寫一手歐體字,當時并不知道那是歐體,后來才知道的。所以,我是“先知朱而后知歐”;到小學三四年級的時候,教我們寫大楷的是孫世文老師,寫的是柳體字,當時并不知道那是柳體,也是后來才知道的,所以我又說我是“先知孫而后知柳”。

我就是生長在這樣一個環境,是一個會唱信天游的地方,這是一種民風。哪一個農民都能唱幾句,前面犁著地,后面扶著犁,來了興致就來兩嗓子,一人唱,其他人就隨著唱,然后漫山遍野就都是“信天游”了。這是一種氛圍,這是一種環境,就是這樣一個土地孕育了我,教會了我寫字。我從小練字就是為了把字寫好,沒有別的目的。

寇準《塞上》.JPG      明人詩《榆林鎮》.JPG

      寇準《塞上》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 明人詩《榆林鎮》

 

記者:單從書法藝術方面來說,您認為書法藝術天賦重要嗎?它和勤奮的關系如何?

韓亨林:我認為不單單是書法藝術,所有的藝術天賦都很重要,它和勤奮有著直接的關系,天賦也叫天資。天資加勤奮等于人才或者成就。僅僅有天資而沒有勤奮,天資就被浪費了,成不了器。但是說沒有天賦只有勤奮也成不了材。無論是書法、美術、音樂等等,首先都要有天賦,然后也必須要有勤奮才能造就一個藝術家。包括政治,政治也是藝術,比如組織、人事,如何把人的積極性調動起來,這是一門藝術。最大的藝術是政治藝術,最大的藝術家是政治家。但如果沒有天賦,光有勤奮,成不了大領導,更成不了大政治家。

記者:您認為當代書法藝術在整個書法的歷史長河中,應該占一個什么樣的位置?現在的狀況如何?

韓亨林:藝術和社會的發展是緊密聯系的。我們國家現在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,處在一個盛世。從清朝以來,我們開始閉關鎖國,衰落下去,現在又開始崛起。幾百年來,現在處在一個最好的、最繁榮的時代,我們的書法藝術也處在一個大繁榮的時代。

藝術和自然科學不同,自然科學里面說長江后浪推前浪,在社會科學里這句話不完全準確。比如唐詩、宋詞、元曲,后世沒有超過的。但有人說那歷史就不前進了?可以再創造一種體呀!又有人說我們再創造一種人行不行?要是拿北京人、猿人來比那肯定是有變化了。但我不相信兩百年以前的人跟現在的人有什么區別。無非是現在科技進步了,信息量大了。古代人有兩個眼睛,現代人變成三個了?這是不會的。再創新就不是地球人,是外星人了。現在只有造假可以超過古人,但說白了,還是沒有超過,還是在模仿,想達到古代那種效果。所以還是創不了新,只是形式上比以前多了。

古代沒有展覽。中國書法史上,有多少平民百姓、秀才留下來的?都是官員書法。因為很多藝術家本身就是官員,文學家本身也是官員。有極少數的是和尚,是寺院中留下來的。瓷器有官窯的、民窯的,古代書法上沒有民間的。所以說書法的形式遠遠超過古代,但藝術本身沒有超過古代。古代的東西我們只要能繼承下來就足夠了。從書法的角度講,比如楷書,唐朝的歐陽詢、顏真卿、柳公權,加上元代的趙孟頻,史上稱歐、顏、柳、趙四大家,已經達到了一個頂峰。既然是頂峰,保持住這個記錄,能繼承下來就很不容易了。現在有人最想干的事就是“創新”,連基本功都不練,甚至連個法都不懂,就龍飛鳳舞起來了。那叫創新嗎?比如說國家不叫機器,砸碎了,叫塊石頭行嗎?不行,任何國家都不行。如果你非就要搞一個無政府主義,不要管理的,弄一個無序的,不要法的,那是不行的。幾千年來人就是兩個眼睛一個嘴巴,搞三只眼睛就成怪物了,那不叫創新,也創不了新。

記者:學習書法是一條寂寞漫長的路,除了勤奮刻苦、持之以恒,還要耐得住寂寞,您認為怎樣面對當今市場經濟的浮躁和誘惑?

韓亨林:學習書法是一條很漫長的路,我寫字也有五十多年了。只是練字,不是書法。但沒有練字就沒有書法,寫字和書法有著本質的區別。攝影和照相、做桌子和做工藝是兩回事。我們現在都很浮澡,企業家今天牌子一掛,明天就想成為億萬富翁;今天登臺唱歌明天就想成為歌唱家;今天拿毛筆寫一個字,明天就想變成著名書法家了。現在到處是著名少年書法家、婦女書法家、將軍書法家、部長書法家……都冠以“著名”。這個“著名”不知是誰授予的。書法家協會主席或是哪個元老稱你是,那才是真正的著名書法家。這就是功利主義與利益驅動之下的浮澡。王羲之蘭亭序寫得很好,但他沒有想到寫下來后就能成為行書第一人,如果他想到了涂也不會涂的。現在有些做秀的,寫好了反而有意識要把它涂一下,不是自然的,是有意識的雕琢,是創作中的浮澡。不僅僅是書法,所有的工作,所有的成就都得沉下來,要耐得住寂寞,沒有這個階段是不行的。

記者:很多書法家都談到學習書法要多臨帖,要下苦功,而近日書法大家歐陽中石先生在中國記協就“中國書法與中國文化”所作學術講座中指出,書法的學習不能偏信下苦功,應該“學得少,抱得緊,以少勝多”。您怎樣理解歐陽老先生這段話?

韓亨林:每個人理解的角度不一樣,我的理解是這樣的:歐陽老師講的是他自己的體會、自己成功的經驗,是把自己成功的一個秘訣傳授給大家。他自己就是以少取勝,只寫行楷,就是學的少,抱的緊。他是在講學習書法不在博,而在于精。不要攤的多,今天寫歐體,明天寫柳體,后天寫顏體,再后天寫趙體,今天楷書沒寫好就行書,然后再篆書、隸書、魏碑、草書的。如果站在這個角度來講,歐陽老師講的是對的。

但他沒說不臨帖,不臨帖進入不了法,必須要臨帖。學習書法有三個階段,第一是無法,就是練字,開始進入。就像孩子搖搖晃晃學著站,沒有站穩還上不了路,這個時候就是無法。不知道書法是什么東西,不知道法在哪里,不知道什么叫筆法、墨法、技法、章法。這個階段叫無法,很盲目,很茫然。但練著練著他就進入到一種有法的狀態了,這就是第二個階段。我們在法的框架內就要遵守法,比如說交通法,該怎么并線,該怎么超車,遇到什么情況你應該給一個指示燈,這就是法,書法也一樣。進入法的狀態很長一段時間之后,然后又會回到無法,這就是第三個階段。這個無法是在有法的前提之下的無法。比如開車,交通規則都懂了,行車的技術也掌握了,進入車道就會很自由,眼睛看一看就知道這個路能不能過去,這就是在有法的情況下完全熟練了的自由馳騁。從書法的角度講,到了對所有的技巧都運用自如的狀態,就進入到一種無法的狀態了,這才有可能真正成為一個書法家。

記者:您說中華文化的靈魂是文學藝術而不是書法。您能詳細的闡述一下您的觀點嗎?

韓亨林:書法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中的一枝奇葩,是漢字的書寫藝術。她的載體離不開漢字,漢字也只有通過書法才會表現出那種線條的美,所以才有她這種獨特的藝術陣地,沒有這一點,現在她不會作為一門藝術。過去首先要看你文章寫得好壞,慢慢演變到先要看你的字寫得好不好。包括皇帝殿試,選狀元,首先要看你的字,然后再看你的文章。所以我說書法是中華文化的靈魂。后來我覺得我這話有毛病,中華文化的靈魂是什么?不是書法,而是文學藝術,是文本。我們的書法如果離開了這個文本,離開了文學她不叫書法。不管是詩詞,還是名言名句,它都是文學藝術里面摘出來的。有人說那不是主要的,只要漢字寫好了就行。我說不行!我寫鬼、死、亡、屎中的一個字送給誰在家里掛起來,有人要嗎?沒人要的,內容決定了藝術。也有一些大家不講這些,他就講線條美,講書法藝術是靠線條美來打動人。我說不一定!如果說是線條美,就專門弄個毛線團子弄毛線,這就是線條,那能叫美嘛!首先看到的是內容,我墻上掛的這幅作品(兵無常勢,水無常形;能因敵變化而取勝者,謂之神),是選自《孫子兵法》的最經典的句子,它適用于任何行業。很多人向我要,說這個內容寫得好,搞政治,搞文化,搞藝術都可以,能處理任何矛盾。沒有人要前面講的那種不吉利的字,絕對不會有。

謝覺哉《吳佩孚敗走》.JPG

謝覺哉《吳佩孚敗走》

 

記者:書法是漢字的書寫藝術,是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瑰寶,具有極高的藝術地位。您認為書法藝術的最高境界是什么?

韓亨林:書法藝術的最高境界,我講五法。第一,道法:第二,心法;第三,聲法;第四,情法;第五,和法。我已經講過若干次了,在不同場合來滲透我這個觀點,而且我也想專門寫篇文章,找一些論據來支撐這些東西。一個書法大家如果達不到這五點不是最高境界。

第一,道法。“道可道,非常道。”這是老子講的。道就是書法之道,道就是經過我們先賢多少年的探索,由后人逐漸總結提煉出來的一種藝術之道。這個帖那個帖,都是道。官場有官場的道:為人處事有為人處事的道;開車有開車的道:行業有行業的道。就是一種規矩。

第二,心法。心法就是前面講到的天賦。講的是一個覺悟。覺,是直接的接觸;悟,上升到一種感覺。突然有一個靈感的火花爆發,這就是天賦,也叫天資,又叫慧門。有些人勤奮的練了一輩子的字也上不了藝術的臺階,在藝術門前來回的徘徊,永遠進不去。他只能做一個“寫字匠”,從佛教上來講就是慧門沒有打開,悟性不夠。

第三,聲法,一副好的書法作品就是一部交響樂。音樂,簡譜就是1 2 3 4 5 6 7。音樂由這么簡單的幾個符號組成,但每一部作品都完全不一樣。就像漢字:常用的就兩干多個,但誰排列出來都不一樣,簡直就是一個魔法。書法也很簡單,漢字的偏旁部首、間架結構,每個人用筆墨表現出來的效果與感覺也完全不同,這就是它的魅力所在。所以我說“音樂是聽得見的書法,豐法是看得見的音樂。”作為音樂它要有節奏,要有高低起伏,有平原,高原;深谷,平川;藍天,大海。書法也是這樣,也要有變化,有墨重墨輕、字大字小、有留白。另外還要有疏密,我們叫“密不透風,疏可跑馬”,比喻的非常形象,甚至有點夸張,這就是形象比喻,它有生命力。一個漢字和一個人是一樣的,說這個字寫得有勁,有精氣神,是把它生命化了。而實際上每一個人的生命就像一個天體,都有一個密碼沒有破開。一些沒看到或者不理解的東西不能說是假的。如果五十年前你拿著手機跟別人說:“我美國有個朋友,只要他不睡覺我們倆就能通話,就能看(視頻)到他”。大家一定會說這個人是瘋子,腦子有毛病,肯定是跟上鬼了。現在的東西拿到五十年前,肯定是有問題了,那時候沒見過呀。聲法它就表現在這些地方,它就是音樂。有增音,有減音,有無限延長,有半拍,有全拍,有八拍,有四拍,有二分之一拍,有四分之三拍,有八分之三拍等等,書法也一樣,肯定有一些很不規則的東西表現出來。

第四,情法。所有的工作都要有情感,書法也一樣。《祭侄文稿》,《蘭亭序》等等,都是在不同情況下寫出來的。《蘭亭序》寫得天朗氣清,感覺非常好,大家一邊飲酒,一邊作詩,王羲之進入感覺了;《祭侄文稿》,面對為國捐軀的侄子的首櫬,顏真卿一時百感交結,兄弟誼、叔侄情、家國痛、賊子恨的情感波動和思緒起伏完全的表現了出來;岳飛的《滿江紅》、蘇軾的前后《赤壁賦》寫出來也完全不是一樣的感覺。作為藝術家,包括書法家、音樂家、文學家等等,情緒不好或者不是帶著一種情感去創作的時候,作品絕對不會好。比如說書法藝術,今天情緒不好,動都不想動,寫出來絕對不行。必須要帶有一種情感,想寫的時候,特別是特別想寫的時候,情感完全爆發出來,創作的東西完全不一樣。所以,作為書法家,在我們這么美好、這么偉大的時代,不帶著一種情感去創作,不為我們社會主義的文化繁榮添點磚、加點瓦怎么行!

第五,和法。以前我叫辯證法,三個字。后來遇到書協的一位領導,也是我的朋友,他說能不能把最后三個字變成兩個字,這樣不就和前面對稱起來了。我坐在車上往回走的時候突然想到孫過庭有個“中和之美”,其實書法最高境界就是“中和之美”。書法藝術的美就像交響樂,他奏他的,你奏你的,如果自己覺得步調不一致,顯得雜亂無章,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了,那就矛盾了。如果把矛盾處理好了,它就是一個很好的作品。我們天天遇到矛盾,心情不好本身就是矛盾。我常常說送你三句話,就當三好學生:“每天有個好心情;一輩子有個好身體;終生有個好家庭。”這其實就是在解決矛盾。這個和法就叫“中和之美”,我為什么叫辯證法呢,辯證法是哲學里面一個范疇。所有的東西都處在矛盾之中,白天與黑夜、醒來與睡著這些矛盾都得處理好,該睡的時候睡,該醒的時候醒。書法里面矛盾特別多,比如說用墨,濃墨、淡墨:焦墨、枯墨。用筆,徐與疾,就是快和慢的關系;斂與放,就是收起來與徹底放開的關系;粗與細;還有一個就是形容章法布局的時候,欹與正;留白與寫實;疏與密;字的大與小;行距與字距之間的寬與窄;這些都是矛盾,有些是在無意中出現的。有的書法家駕馭能力強,有意制造矛盾,然后解決矛盾。寫一幅字,開筆墨必須要重,然后一筆下來墨慢慢就淡了,哪些地方能收,不能全部是枯墨。有些時候寫得差不多再蘸一次墨,或者蘸一筆淡墨。用墨是很有講究的,用點淡墨,用點濃墨,把矛盾全都處理好,整體上給人一種很美的感覺。這就是一個藝術家。

作為書法家,只有達到這五法才能達到最高境界。還有一條,就是藝術家最高境界的字外功夫。真正的書法大家光靠練字永遠練不好,它是一門綜合藝術。比如說文學、歷史、美學、音樂都要懂。其他的比如哲學、體育不能完全很精通,但不懂這些根本行不通。作為藝術家,作為書法家要有一種氣質,一開口,一投足表現出一種與眾不同的氣場。那是內在的,是平時積累的知識把他充起來的。有這一點,這才能達到一個書法家的最高境界。五法以外必須加一點字外功夫,這字外功夫就是綜合素質,就是文化底蘊。

記者:非常感謝韓部長在百忙之中接受我們采訪,愿您在書法藝術的道路上給我們帶來更多更精彩的作品。謝謝!

推薦資訊
相關文章
    無相關信息
欄目更新
欄目熱門
河北快三玩法 网球比分球探 多乐彩 北单比分sp值最快开奖 网球比分板 二分彩 球探体育比分即时足球比分 北单比分3串一奖金怎么算 河北20选5 山东体彩十一选5软件 贵州十一选五